浙江永强(002489.CN)

主营业务增长乏力 浙江永强搭车地摊经济押注证券投资

时间:20-06-16 14:48  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

本报记者刘媛媛上海报道

在经历了一轮火爆上涨之后,地摊经济概念炒作情绪快速降温,相关个股随之大幅下跌。此前因搭上“地摊经济”快车而摸上涨停板的浙江永强(002489)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浙江永强”,002489.SZ)亦不例外。

6月8日,浙江永强因当日跌幅偏离值达7%而登上龙虎榜,而在此之前,浙江永强因对外表示,公司的直杆伞/吊伞、折叠棚/遮阳棚、金属材质的桌椅等可助力地摊经济,在6月4日以涨停价收盘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地摊经济虽在疫情过后对复工复产、刺激消费具有重要的作用。但所谓的一夜之间变得“高大上”仅仅是概念使然,引起资本市场的火爆有短期过度夸大和盲目跟风的嫌疑,企业还是要回到技术、产品、服务上来。

在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,浙江永强相关负责人也表示“热点其实是昙花一现”,公司的业务主要以出口为主,出口占比超过90%,所以地摊经济对于公司实际的销售影响暂时还无法反映出来。

炒股收益贡献上亿利润

天眼查信息显示,浙江永强是专业生产户外休闲家具、太阳伞、帐篷等产品的企业,拥有自主品牌YOTRIO。

6月3日,浙江永强在深交所互动易上回复投资者表示,公司主要从事户外家具及遮阳用品等生产与销售,产品线较长,中高低端都有,可供不同消费者选用。

地摊经营方面,可以考虑选择公司的直杆伞/吊伞、折叠棚/遮阳棚等系列产品,包括金属材质的桌椅,均适合用于户外场所。

蹭上“地摊经济”热点第二日,浙江永强开盘便涨停,报收4.63元/股。

但随着地摊经济板块的下挫,6月8日浙江永强盘中加速下跌,最终报收4.31元/股。

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看来,开放地摊的政策短期内对整个市场有一定的刺激作用,但不可盲目跟风。当前A股经常出现羊群效应,不是真实价值的反映。“通过前期的口罩经济、直播带货等都可以看出,整体市场缺乏价值判断,有些概念股即便短期内暴涨,后期还是会有所回调,投资者需理性对待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曾有多家媒体报道称,在家居上市企业中,浙江永强相比积极耕耘主营业务的同行,更爱炒股。

《市值风云》曾统计,浙江永强2013年开始炒股,初衷是为提高闲置资金收益。

2013~2015年,浙江永强炒股分别盈利218.33万元、2.92亿元、2.25亿元,2016年亏损8886.33万元,2017年盈利1638.88万元。

但在2018年报中,浙江永强提到,受证券市场波动等大环境影响,公司2018年度股票投资类业务亏损1.12亿元。

2019年,浙江永强业绩扭亏为盈,其中投资收益贡献不小,达到1.1亿元,主要系理财收益、投资分红,取得北京联拓业绩补偿款产生的投资收益,以及处置交易性金融资产产生的投资损失。

不过,浙江永强方面并不认为“爱炒股”和做好主营业务相冲突。“我们从2013年开始就在做股票、二级市场投资,这个投资收益根据市场情况,有赚有亏,跟我们主营业务直接关系不大,和股价表现也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利润波动

在业绩方面,根据浙江永强发布的2019年报,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6.85亿元,同比增长6.82%,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亿元,同比扭亏。

不过,有分析称,浙江永强2019年业绩实现扭亏主要是得益于理财收益、投资分红以及投资企业的业绩补偿。并且公司持有大量上市公司的股票,2019年牛市给公司带来了大笔的股票收益,这些收益都是不可持续的收益。

2018年,因股票投资类业务亏损1.12亿元,浙江永强最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收益为亏损1.08亿元。

记者查询发现,2017~2019年,浙江永强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45.02亿元、43.47亿元和46.40亿元,并没有明显的提升。毛利率方面,2017~2019年分别为27.57%、21.35%和29.55%,波动明显。

并且,一直以来,浙江永强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海外,公司董事长谢建勇在2013年业绩说明会上曾表示,未来公司将在国内市场开拓品牌建设、全球物流管理系统建设,以及电商平台等方向进行突破。

然而,浙江永强的出口占比仍逾9成。当前海外疫情尚未得到控制,让公司的出口业务也面临不确定性。根据浙江永强此前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的回答,因新冠疫情,公司2020生产年度(2019年7月~2020年6月)订单部分暂停及取消,为总订单的6%左右。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上述负责人表示:“这个影响实际上并不大,我们一季报的时候,收入是增长的,半年报也是在增长的。”

至于国内市场的收入占比以及电商方面的表现,该负责人坦言,“虽然国内市场相对金额一直在上升,但是占比没有非常明显的提升,目前还不到10个点。我们在上海有个总公司,负责国内的电商业务,在京东、天猫都有旗舰店。”

李梦琪对本文亦有贡献